赖文泰

编辑:本月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5 13:50:37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赖文泰,又称赖文太,1904年秋生于江西省于都县曲洋乡小庄盆兴村的一户世代佃农家庭。由于其出生时瘦小体弱,其父遂为其取名“太”。又取乳名“观音生”,他10岁入私垫读书时,先生才为其取名“文泰”。因家境贫寒,文泰少时仅读了一年的村塾,就不得不轰学归家,做了放牛娃。12岁时,其父为求谋生之路,送他去从师学习补缸手艺。从此,赖文泰随师补缸补锅头,风里来,雨里去;走千家,串万户,足及天涯,在饥寒交迫中挣扎成长。16岁那年厄运再次降临在他的头上:父亲在贫病中撒手人间,母亲迫于生活只好改嫁。无依无靠的他,在万般无奈之下,只好随母寄身于他人篱下。赖文泰从小饱尝人间苦难,备受生活煎熬,愤世之情,因而与岁俱长起来。[1] 
中文名
赖文泰
国    籍
中国
出生地
江西省于都县
出生日期
1904
逝世日期
1941
职    业
革命者
信    仰
共产党
1935年4月中旬,中共赣粤边特委“长岭会议”后,赖文泰随贺敏学、游世雄所部编入了赣粤边游击支队,任武工分队政委,随特委机关活动在大余县北山游击区域。在斗争中,他坚决贯彻执行特委“游击队员须切实做到群众化、职业化”的指示,对本队人员按原有从业特长,实行职业化、群众化,同当地群众融为一体,深入地开展宣传、发动与组织工作,使敌穷于应付,难识真假。此外,他领导本部武工队神出鬼没,不时创造战机,打击敌人,有效保护了群众利益,为实现中央分局和特委长期坚持游击斗争,粉碎敌人“清剿”,发挥了积极的作用。[1] 
同年10月,原中央军区参谋长龚楚叛变后带着一支伪装成游击队的粤军,窜到北山天井洞一带,一手制造了“北山事件”。某日,龚楚策动原红军后方主任何长林叛变投敌。接着,两人便设下聚歼游击队和地下工作人员的罪恶阴谋计划。他们假借上级名义,通知活动在本区域内的游击队干部和人员到龙西石开会。赖文泰等30多名干部和工作人员,因不知他们已经叛变投敌,都如期到会。这时,叛徒龚、何便下令包围会场,接着便大放厥词,要到会人员向国民党缴械投降。赖文泰一听,顿时明白龚、何已成可耻的叛徒,遂宁死不屈,决不投降。他抑制不住胸中怒火,同游击小队长刘矮古、贺敏学等举枪就打,冒死突围。经过一番剧烈撕杀,赖文泰带伤冲出了虎口,及时向项英、陈毅、杨尚奎等领导报告情况。充分表现了一名共产党员所应有的革命坚定性,使上级及时掌握了叛徒情况,采取了相应的应变措施,避免了游击队和地下党组织的更大损失。“北山事件”后,赖文泰带伤坚持斗争,继续率部在各地坚持游击斗争。1936年春,他被特委任命为内线交通员兼地下工作巡视员。为了方便工作,他有时重操旧业,肩挑补缸担子走大余、下信丰、过三南,传递情报、巡视工作;有时又以放鸭群的板鸭老板身份去赣州,跑广东,深入“龙潭虎穴”,完成上级交给的各项艰巨任务。为游击区粉碎敌人所发动的大规模军事“清剿”,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。在这期间,赖文泰曾两次因公途经家乡,并在老家小庄停留活动过。但他严格遵守党的地下工作纪律,硬是没有进过一次家门,把对孤独老母的满腔思情,深埋在心底。[1] 
抗日战争爆发后,赣粤边游击队下山改编为新四军的一部,并奉命开赴抗日前线。此时,为继续保持、巩固和发展游击根据地,党决定将一些干部留下坚持斗争。赖文泰奉命随杨尚奎、刘建华等留在赣粤边游击区。起初,他仍以隐蔽身份从事中共赣南特委内线交通员的工作。后来,他担任信、余抗日工作团中的一名分队领导,率队活动在油山一带的彭坑、南丰子、崇仙、小汾、弓里、大南、长江、池长、新城、青龙等地,为宣传国共合作、团结抗战、维护抗日统一战线,做了大量工作。[1] 
1939年6月,蒋经国走马上任赣南专署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。其表面上提出一些进步口号,并熬有介事地推行什么建设新赣南计划,容纳少数共产党人或进步分子在其署衙工作,可暗地里却大力严密保甲联保连坐制度,大力发展“三青团”和各种反共组织,派遣特务潜入游击区从事侦探、破坏活动,并加紧编练了3个保安团,以清剿“土匪”为名,派到各老游击区域。中共赣南特委及其下属组织从此步入了更加险恶的斗争环境中。在此危难之际,富有地下斗争工作经验的赖文泰,受命为中共大余县委书记。他以与当地农民合作牧养鸭群、做板鸭生意为掩护,领导大余县地下党组织和民众坚持开展抗日救亡活动。[1] 
同年9月,蒋经国炮制《新赣南防共计划》,并进一步完善了自专署至各乡的特务网络。12月,在赣南全区明目张胆地捕捉共产党,并发表《共产党是中华民族的罪人》等文章,恶毒攻击中国共产党。白色恐怖笼罩着章江两岸,反共反人民的逆流猛烈冲击着乡村家家户户。面对这种形势,赖文泰没有丝毫胆怯与退缩,在特委领导下,立即从组织上采取了一系列相应措施:一、向群众揭露政府当局倒行逆施、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罪行,号召群众团结起来抵制逆流。二、转变斗争方式,巩固地下组织,停止发展新党员,疏散身份暴露的人员。三、精简组织机构和人员、充实基层。四、干部党员均职业化,以社会职业掩护开展活动。与此同时,他还将20多名革命意志坚强、身体强壮的干部集中组建了精悍的武装“抗日锄奸工作队”。活动于信、余边山区,以游击战术对付敌人的“清剿”,到处张贴以宣传团结抗战,反对倒退为主要内容的标语口号,并神出鬼没地打击顽劣与叛徒,领导群众开展反“清乡”斗争。[1] 
自打重新上山坚持游击斗争以来,赖文泰率领着“抗日锄奸工作队”在余信边山区与敌周旋,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和无数次激烈鏖战的生死考验。在这艰难的时期里,他总是冲锋在前,退却在后;把生的希望留给同志,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。“我们生是党的人,死是党的鬼”,这是他经常用来与同志们共勉的一句话。他时常告试同志们说:“我们是党的人,在斗争中,无论是遇到什么情况,都要经得起生死考验,决不能叛党投敌,出卖组织和同志!”他是这么说的,更是这么做的。[1] 
至1941年春夏期间,由于国民党赣南当局的顽固派更加疯狂反共,残酷“清乡”,游击区的斗争形势更加恶化。此时,中共大余县党组织中的一些革命意志薄弱、立场不坚定的分子,在顽固派当局及其武装的频繁搜剿和强化自首自新的招降纳叛之下,相继叛党变节。他们为虎作伥,出卖组织和同志,成为顽固派破坏中共党组织和摧残人民的忠实鹰犬。大余县的中共党组织和游击队力量,因此而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损失。[1] 
1941年6月,中共赣南特秀迫于形势,转移到了粤属南雄县境内,赖文泰所领导的抗日锄奸武工队,也在叛徒出卖及顽军不断“追剿”中,只剩下三五名干部战士了。7月25日下午,赖文泰率队员李绍丙、王际腾由蒜子坑转移到新城的宰庄坑,准备筹些粮款后暂时撤离游击区,到南雄去寻找特委。在此,他遇见过去的两个“老关系”、但已投敌的叛徒。由于不知情况,他错将叛徒当同志。当赖文泰向其说明来意后,两个叛徒一面佯装热情应付,一面向主子报告,随即定下诱捕毒计将赖文泰捉捕押往新城区署。路上,叛徒表示,只要他供了地下党的组织情况,不但立即松绑放行,而且可代为呈请当局给予高官厚禄。赖文泰面对无耻之徒的诱降,不屑一顾地说:“我生为革命,死为革命,想我叛党和出卖同志,你们是痴心妄想!”叛徒们又威胁道:“不说,你就只有死路一条!”恼羞之极的叛徒们,无可奈何,遂只好一路拳打脚踢地推拽着赖文泰行进。[1] 
遭此突变,赖文泰悔恨交加。他边走边思考着如何脱险,当行至邓坑柯树头下高歇边时,他凭借着游击斗争中练就的跳涧钻山功夫,趁敌一时疏忽,纵身用力一跃,跳到了高坎下的深涧里。可是,由于双手被反绑着,又受押行乡丁手中绳头牵扯,赖文泰在落地时,身体失去平衡,腿脚受重伤,一时难于快速脱险,被下涧的叛徒们再次追及。这伙灭绝人性暴徒选用木棍、石头将赖文泰活活打死,后又残忍地割下了他的头颅。[1] 
7月26日,赖文泰的头颅被敌悬挂大新城公园的树干上“示众”。行人见了,都无不抹泪垂头而过。章江汨汨悲泣,油山低头致哀,深切悼念为革命献出宝贵生命的英灵。[1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人物